戰勝反海事腐敗一役

我們的特約記者李國良(Lee Kok Leong)與CurbingCorruption.com.的創始人馬克 ·皮曼(Mark Pyman)進行了一次訪談。馬克曾任職於政府最高部門,是擁有資深經驗的全球反腐敗專家。

在本訪談中,馬克針對打擊反腐敗方面提出了有效見解,並以真實案例來支持其說法。

海事公平貿易(MF):企業可以採取哪些關鍵步驟?

Curbing Corruption (CC):企業可以採取許多方式來帶領減少腐敗事件。

他們可以透過建立道德與合規計劃,以整頓企業內部的腐敗問題。

他們能發揮自身在業界的領導作用,將行業和政府聯合起來解決一些特定問題,如某個港口的清關程序等。

他們也可以開展國際層面的工作,以確立將反腐敗計劃納入整個行業的挑戰,像是確保新科技在提高作業效率的同時能減少腐敗事件。

這裡舉一個马士基集團(Maersk)的例子,他們在打擊腐敗方面可謂是最為活躍。他們對於反賄賂的立場十分堅定。

马士基集團動用了大量資金,引進了有效系統來遏制支付疏通費,所有船長都可以透過系統來記錄一切小的疏通費要求。

自2015年1月到2017年5月,全球的疏通費要求數量出現下降趨勢,這表示有關計劃已取得成功。

企業公平貿易社區:另一方面,港口和海關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減少腐敗事件?

CC:港口和海關可以通過與航運業緊密合作,來發揮極大作用。以下是各方共同努力而產生積極影響的一些例子。

印尼丹戎普魯克(Tanjunk Priok)港口的航運改革。印尼港口存在著很高的腐敗缺口,索要非法疏通費是極為普遍的現象,主要形式為各種物質需求如香煙和飲料。

拒絕賄賂的企業經常會遭到程序上的延誤,或以涉嫌違規名義被罰款。

此外,含糊與不透明的法律及程序,使得利益相關方難以舉報腐敗,並針對涉嫌違規的行為尋求解決方案。

在與有關當局的合作下,海事反腐敗網絡(MACN)完成了以下任務。

  • 推行集體行動,改良集裝箱追蹤信息系統
  • 推動零現金支付的出口許可證電子政務系統
  • 將舉報整合到現有程序中
  • 成立利益相關方論壇供進行討論
  • 提高對海事部門法律法規的認識

該計劃成功提高了丹戎普魯克(Tanjung Priok)在進口貨品方面的法規透明度,並由此改善主要的政府利益相關方對私人企業的問責。

阿根廷港口改革。阿根廷的航運業在船艙及罐箱檢測、海關申報以及船上操作方面,面臨著特定的挑戰。

船運公司的數據突顯著了一個系統性問題,就是針對未處理的穀物儲放要求額外付款,包括勒索案件。

為改善特定領域的新法規擬議:批准裝載農產品的船艙儲放或罐箱、研發處理和註冊船艙/罐箱檢測的新信息系統。

更具體而言,新法規將

  • 以更精準的定義及客觀標準來拒絕貨品罐箱或儲放,從而限制檢測員的自由裁量權
  • 引進港口和碼頭檢測員輪班制度,以打擊串通,同時在特定港口與客戶互動中發展正當航運程序
  • 提升貨艙缺陷的補救時間範圍
  • 透過建立新的技術上訴審裁處(Technical Appeals Tribunal)來加強監控機制
  • 在基礎上制定風險矩陣以監督檢測工
  • 建立備受信賴的舉報專

歐洲港口改革。根據有關航運船長回報,歐洲的某些港口有時會要求額外金額,比如西班牙的港口。但有的港口已積極採取措施降低賄賂風險。

2012年,鹿特丹港簽署了囊括反賄賂原則之一《聯合國全球契約》承諾書。

而漢堡港務局也已成立反腐敗委員會以打擊賄賂事件的發生。

烏克蘭亦引進了電子貨品清關系統,以減少賄賂風險。

尼日利亞的港口改革。由於系統性問題的腐敗,尼日利亞被認為是開展業務最具挑戰性的國家之一。

目前,MACN正連同地方當局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支持一項共同實施的試點計劃。

該計劃旨在識別與處理船隻靠港的過程中極易誘發腐敗事件的各種因素。所採取的措施包括

  • 改善和協調相關官員的港口通關程序
  • 建立新的投訴機制,讓企業在官員提出不當要求時有管道申訴
  • 針對選定官員進行反腐敗培訓
  • 為所有相關機構制定反腐政策

企業公平貿易社區:在您看來,若政府和航運公司要戰贏腐敗,必須具備哪些關鍵成功因素?

CC:我可以提供一系列打擊腐敗的關鍵成功因素,但我不會那麼做。因為至今,各個行業對於腐敗的關注還是非常有限的,所以現在需要的是反腐敗的催化劑,而不是所謂的成功因素。

最強而有力的催化劑是危機。就像銀行業那宗目前牽涉愛沙尼亞丹斯克銀行的案件一樣。

在某些環境中,需要產生令人震驚的事件,才能觸發糾正腐敗的措施。

例如2014年4月,從南韓仁川開往濟州島的世越號沉沒事件,釀成304人喪生。

在這起悲劇事件上,政府和有關企業的腐敗,都是引發災難的重大原因。

當然,還有其它更正面產生改革的催化劑。

其中一個是在國際監管層面,比如國際海事組織招入具有遠見卓識的人士。

在許多案例中,只要在適當階層中具備有心改革的人士,便可協助改變整體行業規範。而全球採礦業如今重視腐敗,便是使用這種方式的例子之一。

第二個可行的催化劑,是有關領域的數家企業在改革方面進行領導性的合作。目前已有這麼一家企業,马士基集團,它在反腐敗方面具有很堅定的立場。

只要再多幾家企業聯手,就可以帶領行業規範產生變化。

第三種催化劑是科技。

只要多加注意新科技所帶來的反腐效用和風險,就可以產生巨大的影響。

電子採購就是這樣的一種科技,它可以大幅度減少許多需要「疏通」的腐敗現象,例如烏克蘭(所推行的「Pro-Zorro」電子採購系統)。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Donate to the cause and support independent journalism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 stand for justice and equality.
Advocating for ethics and transparency in Asia’s maritime industry, we raise awareness through independent journalism.

We believe in the power of individuals to trigger changes and uplift the image of the maritime industry. As such, we publish stories to keep our readers informed to enable them to make educated decisions.

We invite our readers to support the cause and be part of the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

Join our community for the price of a cup of coffee or any other amounts that you wish.

This is a secure webpage.
We do not store your credit card information.

Related STORIES